Pages

10 July 2014

我知道這樣很沒用

我知道這樣一直抱怨只會突顯自己是個沒用的人,可是我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真的打從心底感到徬徨和無奈。

11 June 2014

理想化根本是個大帽子

我覺得當你試圖指稱他人的想法是過於理想化的時候,最好你的理由要能說服對方,或至少避免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他人身上。我覺得溝通的過程很重要的是,試圖理解對方的價值觀和你不一樣,而分享你的價值觀。我知道你並沒有惡意,只是當事人感到被冒犯往往對方的惡意也不是必然存在的。

這幾天我也一直不斷思考自己被說理想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到底我覺得我被扣了一個大帽子。我覺得某種程度上,我所身處的環境,大部分的長輩並沒有那種體諒對方心境的想法,當然我不是要求被體諒,而是他們並無做到最根本的「試圖理解你的想法」,而只是不斷地在你片段的敘述當中搶著以他們自己的觀點給予評斷。

說真的,評斷對方並沒有太大的意義,除非在現實上有任何的因素使得對方必須完全按照你的指示去做,不然最後只是淪為沒有意義的說教。當然說教也不是不好,但說教本身是,你的出發點是所謂試著讓對方朝好的方向前去,而不是朝「你」的方向前去。

某種程度上,你也算是長輩,在各方面經歷上,相對於我也是喊你叔叔/大哥/學長,這樣的稱謂。我也並無挑戰你的意思,更甚者,其實我也感謝你讓我有這幾天這些的思考。我不認為我的顧慮有什麼不對,我承認是相對保守,但說我是一個過分理想化的人,以我目前當下的生活狀態,我可真感受不到我是朝著恣意妄為的方向走著。也許在你看來,那程度上和我自己所認知的有些落差,但到底我感到對於我的身分,我是在所謂的現實因素下作出不小的、所謂「認命」這方面的思考和抉擇。即使你認為我目前為止這樣根本微不足道也無所謂,但對於我自己的狀態,我自己的感受比誰都還重要吧?當然也比你那令我感受責難大於建議的指導還重要。

我暫且不跟你爭論,到底人活著,心中保有一份理想,或至少對於某些事物保持著理想性的憧憬,是否妥當。如果某些得失在人生中是必然的,以下的想法,請你也不妨聽看看,以你四十以上、我三十未滿的年紀-

你或許以你所已經擁有的那些、而我尚未有的,足以作為我的指導依據,但你是否有想過,關於那些你已經失去而我尚未失去的那個部分呢?

26 May 2014

密度很高的路燈

凌晨兩點半,進家門前順手拍的,然後繼續工作。

15 May 2014

好與不好之外

每天都有好多想說的話,卻不知從何說起。

我不是開著電腦對著可以輸入文字的地方發呆,就是對著日記本發呆,每天至少半個小時。也不是非得寫下什麼不可,但就是做不到不問自己為什麼。

說是「出口」,未免消極,畢竟活著絕對不是僅求宣洩。倒是那個方向,還是得自問走對了嗎?心裡的踏實感,是無法欺騙自己的,當然將被動地面對任何事物作為一種人生觀也是不少人的選擇,但至少我做不到。

自己踏入社會的資歷還嫩得很,在這階段我很驚奇地初次體會到,原來無暇顧及方向的思索、當務之急是想尋找宣洩的出口,是這樣的滋味。

以上,大概是在好與不好之外,我試著找些文字描述自己近期的概況。

9 May 2014

不說出來就不能解決的事情

這個星期一生平第一次去看心理醫生,也是第一次吃了安眠藥那種東西。過了幾天,其實自己覺得事情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是說是不嚴重也不是那麼地不嚴重。工作啊、壓力大啊、睡不著,怎麼著感覺也是得撐著,總不能說人活著就不工作了。至於細節的問題,也不是適合在這邊暢所欲言,更重要的是不是說出來就能解決的。

不說出來就不能解決的事情,是說出來也不能解決的?嗯。

28 April 2014

發生在台北的兩件BMW小事情

今天走在台北市政府後方的人行道上,和吳政達經過一台裝有後擾流尾翼(我習慣稱「小鴨尾」)的 BMW 528i (F10)。我說「你剛剛有看到嗎?我覺得那個還滿好看的。」不過因為我們兩人已經走經過那台車了,回頭從車頭的方向看過去當然是看不到。於是我說「好吧,那個還滿不常見的。」結果走到誠品信義前的路口,來了兩台 5 和一台 3 都有裝……(且那兩台 5 都換裝黑腎型水箱護罩)。

晚上和女友吃完晚餐之後,正好有 Costco 的待買清單,於是決定去汐止店走走。在樓上的停車場停好車,即將走到入口之處,眼角餘光瞄到一台 BMW X6(最近看到 BMW 任何款式都會多看幾眼),看到車牌覺得很驚訝,因為是第二次看到它了。畢竟一台 X6 車牌是 66-66XX(很多 6啊)滿顯眼的,第一次看到是它跟在經過家門口的垃圾車後面。

好久沒上傳圖片到相簿再安插到網誌裡,怎麼這麼生疏啊。

21 April 2014

閱讀和黑色

01

從去年四月開始在父親的公司工作,一年了。一直在想,這一年,自己到底改變了什麼。當然並不是說到了這個月,突然間地因為「一年」才開始去思考,而是在過去一年中,不斷地三個月、半年、快一年了等,各種階段地去想,但不得不說至今日為止,工作上簡直是混亂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自己的心境還是非常雜亂。

我不太想給自己什麼藉口,畢竟怎麼說即使是自己父親的公司,最終還是自己的選擇,既然是自己的選擇就沒什麼好抱怨的。因此,只能不斷地想著用各種方法,試著去建立自己正確的心態。

回到比較生活的部分,似乎因為疲倦的關係,放掉很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暫且稱作是興趣吧。書店買回來的小說起碼堆著將近二十本還沒閱讀,比起之前有著一定頻率的閱讀速度,似乎也導致思考上的貧乏。

這幾天試著即便時間再零散,也要拿起手邊的書本閱讀幾頁,不只是閱讀本身,似乎在心境上也有些比較平穩的感覺。

02

今年二月家裡把開了十年多的 Nissan Cefiro A33 換掉了,先不講新的 BMW 520d 如何,最近在路上看到同款的黑色 Cefiro 不禁在心裡想著,要不是家裡的舊車是香檳金而是黑色,說不定會勸父親不如再多開個五萬公里也好啊。

這段不是想講車,只是想講我很喜歡黑色。

4 April 2014

擦眼鏡不要抹鏡片

現在這副眼鏡,是退伍後配的,光是用想的還真的想不起來大概是什麼時候。當然還記得自己是民國一百年九月退伍的,也記得前一副眼鏡一些大概的事情。話才這麼說,現在卻有點不太肯定是大三那年還是大四配的,記得是在新店耕莘醫院對面的眼鏡行,卻不記得是還住在景美的大三,還是已經搬去新店的大四。還記得當初配眼鏡時店員保證不會掉漆的黑色鏡框,最後因為部分掉漆露出銀色的裸色,不得不勉強拿美工刀將正面的黑色漆全部刮掉。

如標題所說,眼鏡戴久了,上面總是許多刮痕,直到換了這副眼鏡,養成了一個之前不曾有過的清潔習慣,或許沒什麼大不了,不過還是說出來,至少讓沒有和我這樣做過的人可以試試看。

其實不要有刮痕的方式很簡單,就是絕對不要用任何材質的東西(包括拭鏡布)擦拭眼鏡,確切來說就是不要塗抹鏡片表面。清潔方式為先沖水,接著塗抹肥皂或洗手乳,再用水沖乾淨之後,稍微甩幾下讓鏡片上殘留的水滴少一些,最後用衛生紙或餐巾紙輕壓鏡片表面將水分吸乾即可。

我覺得這當中比較需要克服的地方是,在外眼鏡臨時髒掉,會很難克制臨時拿衣角作擦拭,如果真有這樣的壞習慣真的要改掉。如果在外真的很趕,至少找到水可以稍微沖洗鏡片,稍微把上面的水甩掉就好。

總而言之,不要抹鏡片就是了。

總而言之,寫點什麼就是了。

19 November 2013

我難過的是我公私不分明脾氣又不好

2011 年的夏天,剛退伍的高中同學說要來我家公司工作,於是替他安排了時間給父親面試。面試之後,父親其實認為他不大適合做業務,一再向我確認,說是自己的朋友,到底覺得他適不適合。我替他好話說盡,於是父親要我轉達即刻錄取請他準備上班之意。過了幾天,他說他的家人還是希望他從事教職,不來上班了。

2012 年十月左右,是他從事教職的第二年,新的學年開學一個多月,某日他提及了他覺得學校環境他不滿意,問說是否能在隔年結束一年聘期之後來我家公司上班。我雖社會經驗貧乏地可以,但仍懂得哪有人應徵工作還提前半年以上採預約制的「請你幫我留個缺好嗎?」的道理,但身為朋友考慮他的規劃考量,倒是提前向自己父親詢問也不是什麼難事。父親聽聞之後,說他面試完之後不來上班也不親自來打招呼,現在說走就走、要回來就回來,這是什麼道理?我再次以身為朋友的立場,向父親替他好話說盡,於是在那陣子便確定他將於 2013 年七月來報到擔任業務一職。

這裡暫且不提他於任職期間工作表現如何,以免模糊焦點,暫且讓我們假設:他從今年七月到職開始,他的工作態度和表現一切非常優秀且令人滿意。

今年十月某日於我和他一同至供應商出差之後,我請他寫一份出差報告,並請他隔週一繳交。他在那個週一的前天晚上,口頭告知我他的離職意願。那個週一,我什麼話都說盡了,甚至最後告訴他,即便要離職,請至少做滿一個時間階段,以不至於這麼難看。最後他仍堅持當月月底離職。離職前請他寫一份交接報告,條列出要交接給我的工作項目,並且寫 email 告知他作為聯絡窗口的客戶他要離職的事情並且副本給我。在十月三十一日他上班的作後一天,我仍沒收到出差報告,上述 email 我也沒看到半封,交接報告也沒寫。他的交接方式是開一個新資料夾,連資料夾名稱都還是「新增資料夾」,夾帶幾個檔案,於下午離下班時間不到三小時之際,花了兩分鐘不到的時間逐一簡述各檔案的內容。

我的想法很簡單,既然他離職了,我也不打算秋後算帳要他陪不是或什麼的,但我真的沒辦法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像以往「非常輕鬆」的朋友態度面對他。在許多事情上,我確實是感到憤怒的,但基於我還當他是朋友,我並不想對他表達我的憤怒,但我實在沒有心情和他在任何事情上開玩笑。於是在某日他於臉書針對我張貼的內容發表很一般地輕鬆帶有調侃的內容後,我當下立刻刪除他臉書好友。他始終不明白我為何感到憤怒,而我只是認為,我並沒有必要委屈自己在不想和他開玩笑地時候裝作若無其事地什麼都沒發生過。

他說他認為工作是工作、朋友是朋友,應該要分清楚,不明白我為何要如此過度反應。我只能說不是我在自豪,我的脾氣真的不太好呀。

24 September 2013

元手壽司與新竹市路跑

帶著手機使用 Nike+ 跑步是去年十月開始的,每次至少四千公尺不算勤勞地跑了將近一年,勉強可以將距離拉上五千公尺。大多時候是在新竹教育大學跑操場,繼上次在竹北頭前溪河堤跑過一次 7K 直線折返跑,今天首次在新竹市(內)路跑。上次的路跑初體驗的感想是,確實一圈四百公尺的操場一直繞啊繞很膩。

不過今天並非帶著要跑馬路的心情出門。傍晚與張、黃兩人以張生日之名義(9/23),行黃一同補請我生日(滿月?)之一人坦單之實,吃了竹北的元手壽司。心得一,綜合生魚片蓋飯硬是取個「散壽司」之名其實有點煩;心得二,鮭魚卵要一開始先吃真的很好吃,但卻大意因為那一小口很吃,把剩下的留到最後,因為太飽一整個腥得噁心;心得三,如果有下次不要再一個人自己吃一份散壽司惹。

吃完飯回到家和嬸嬸拿了昨天預定的 SOGO 禮券(從沒想過會去百貨公司買電腦之又是另一個故事),看完最後幾幕的民視《風水世家》,其實已經快累掛了。就在時間將近十一點多,想說雖然很累了,不然去跑個兩千公尺留個汗,也總比完全沒跑步來得好,於是乎,出門。走到接近巷口,先把 Nike+ App 開啟(根據平常的經驗,在操場習慣的那個起點開,通常 GPS 訊號都頗微弱),結果一下子就抓到滿格綠色,想說也沒有要跑很多,索性就地起跑。


跑到新竹教育大學側門的路口,想說乾脆在路上跑,不進去操場了,於是就展開如上圖的路徑。路徑文字敘述:明湖路→食品路→南大路→光復路→食品路→明湖路。